與運河同浮沉 濟寧老街巷中的市井生活

2019-06-09 11:16:00 來源: 大眾網濟寧·海報新聞 作者: 朱仙娉 榮斌

  大眾網·海報新聞濟寧6月9日訊記者 朱仙娉 榮斌)俯瞰濟寧城,古運河蜿蜒流淌,宛若玉帶。臨運河而建的老街巷,經過歲月的洗禮,依然在車水馬龍的繁華下展現著經久不衰的活力。

  竹竿巷、紙坊街、稅務街、宣阜巷……承載著運河古老記憶的老街巷因運河而生,幾經滄桑,依舊與運河相伴。

  曾經,這里是江北最繁忙的河港,北方最大的貨物集散中心,河道帆檣如林,兩岸貨堆如山!败囻R臨四達之衢,尚賈集五都之市”“商賈之踵接而輻輳者亦不下數萬家”正是當時的真實寫照。濟寧州城內外,通衢要道,運河、越河兩岸行棧店鋪林立,各地商賈云集,百業興盛的場景就是出現在這些老街巷中。

  這就是綿延在濟寧城里的歷史文脈,大運河繁極一時的見證。

  它們在數百年的歷史興衰中生生不息,延續著濟寧城的運河文化,見證著濟寧城的文明進步,在歲月的長河中貫穿古今,滋養著日新月異的濟寧城。

  古運河岸邊的現代氣息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灑向濟寧城,曾經大運河畔最繁華的地段,也是現今濟寧城里最先醒來的地方。沿河居住的老人們似乎依舊保持著早起的習慣,四五點時便開始在運河邊上遛鳥練劍,快活林里垂釣打太極,等晨練結束后,再去早點攤子上為家人捎帶早飯。

  “從前小時候跟著長輩出來吃早點,河邊上都是席棚,馓子、麻花、鍋貼、菜盒子,豆腐腦、粥,現在都是一間一間的房子,干凈衛生,早點還是那些早點,就是跟那時候的味道不一樣了!苯衲70多歲的趙明棟住在曾因運河而得名的“稅務街”,老人提著剛買的胡辣湯和菜盒,邊走邊對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說:“稅務街”這個名字可有年頭了,是沿襲的老叫法,從前這里離南門碼頭不遠,又挨著竹竿巷,滿街都是店鋪,現在平房都蓋成了樓,街牌也換了新的,街名還是那個。

  短短一條稅務街上,延伸著數條其他明清時期,由濟寧所設河道總督衙門及河道都察院之類的管理機構名稱所命名的小巷,局門口街、考院街、南水口子街,還有因工商業命名的冰窖街、外塘子街等。

  稅務街上的店鋪一間接一間,窄小的巷子里少了些沿街叫賣,卻多了車水馬龍的熱鬧。上班時間一到,各家鋪子陸續開張,如同數百年前的繁盛,在朝陽中迎接客人的到來。稅務街的北側有幾棟依水而建的高樓建筑,名曰蘇州苑。路上店鋪林立,岸邊運河人家,這便是便是濟寧州“江北小蘇州”的現代印象。

  老街巷里的市井生活

  “當年老運河的碼頭就在大閘口,也就是以前的‘天井閘’,過往的商船都在這里靠岸,這條巷子也因大運河貫通南北,貨物集散而聲名大噪!敝窀拖锏睦暇用褚撩颊f,過了南門橋,左轉向東就是大閘口,古運河上的“天井閘”。沿河而行,竹竿巷、紙坊街、漢石橋街、清平巷等古老的街巷四通八達。

  兩岸依舊延續著明清古建筑風格,餐館、茶館、酒吧和首飾店鋪遍布。伊茂芳回憶,小時候,家中做玻璃生意,和竹竿巷其他居民一樣,每晚家中燈火通明忙活到12點多,許多商戶都會在夜晚來上一份夜宵。所以每天晚上都會有一個敲著梆子挨家挨戶叫賣的小販。

  “當時賣的是悶干咸菜,聞上去很嗆,但是用五香面和著香油一調,就是盤兒小菜,味道極好!币撩紝簳r的這段場景記憶猶新,不睡覺的時候,她也會跟著父母吃點。大白天的時候,街巷里捏糖人的,賣棉花糖的走到哪賣到哪,小孩子們相互追逐嬉戲,巷子里頭到處都飄出熱鬧的笑聲。

  干了幾十年理發行當的岳師傅有一手剃頭刮臉的好手藝,一把剃刀,一個剃頭仰椅,不大的店面擺設十分簡單。一早迎客,來的都是些老主顧,人多的時候還得等候。盡管這里看上去與現代生活有些格格不入,卻是文化技藝與時代的傳承與連接!安怀钸M貨,不愁賣貨,有人來就忙活,沒人就歇歇!痹涀鲞^竹器生意的岳師傅說,人年紀大了也不愿意操心,平平淡淡過個日子也不錯。

  融入百姓生活的運河文化

  古運河在濟寧城西入境,從市區折轉90度從城東南出境,以古運河為核心,沿河街巷都是當年濟寧城里最繁華的地段。眾多臨河街道命名都與運河相關,并沿用至今。

  商貿業空前繁榮是濟寧運河文化的顯著特征之一。彼時運河上船只帆檣如林,河兩岸百貨堆積如山,北口的皮毛,江南的毛竹瓷器在這里集散!鞍傥锞厶,客商往來, 南北通衢,不分晝夜”,濟寧當地人也紛紛做起了生意,滿足商賈云集的衣食住行。由于一些行業市場集中在一條街上,出現了許多以行業市場得名的街巷地名。以黃姜商販貨店得名的姜店街,以油炸子而得名的馓子胡同,以售干鮮果品而得名的果子街。另外還有打繩街、柴禾市街、爐坊街,以造土紙作坊而得名的紙坊街,以制糖作坊得名的糖坊街,以制革、皮貨加工作坊而得名的皮坊街等,無一不是古運河的繁華遺留下的運河文化。

  而“大閘口”“小閘口”“吳泰閘”“壩口街”“越河街”“濟安橋街”等都是以運河、越河之壩、橋、閘而命名。近河店鋪居民以飲河水為主,運水的小巷子就名為“水胡同”“水路街”。而“七鋪街”“八鋪街”這類名字則是古運河卸貨碼頭專用貨場。斗轉星移,這些以水而起的街名早已成為現代濟寧城中普通的街巷,但這古老的巷子名卻依舊散發著運河文化的氣息。

  現如今,運河兩岸商圈的繁華不亞于當年“商人嗜利暮不散,酒樓歌館相喧闐”的熱鬧景象,夜色中的宣阜巷依舊是沿河燈籠高掛,人聲喧鬧。穿過城市中這些熟悉的古老街巷,仿佛打開了一部歷史書卷,閱讀著古運河留下的繁華烙印。數百年轉瞬即逝的日月光輝下,濟寧城的運河文化便是在這些老街巷里繁衍生息,歷久彌新。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李丹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超碰伊人97国产